gooood Idea 谷德想法专辑NO.27

说不定在冰冷的外表下, 他们的内心很可爱, 又或者, 狰狞的面孔后面也是一颗纠结的心.

项目标签

文章分类 :

 

纽约大院 序

(gooood 王耀华)

 

曾经, 从一个建筑理想主义者的角度来看, 我不喜欢所谓的大院–那些人数超过一定雄壮规模的大型建筑事务所, 感觉那是层层压迫, 磨灭设计灵魂的地方. 毕业之后, 搬到纽约, 住在一个基本上是由大院设计的建筑所构成的城市, 同时发现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踏入了那个圈子, 见面交谈的时候也免不了听到各种关于这些大院的感慨, 吐槽, 八卦和奇闻逸事. 逐渐的, 我开始对这些淡定存在着的庞然大物们起了兴趣. 发现, 如果不以我之前那种狭隘的预设立场态度来看待这些大院的话, 其实他们是一个个很有意思的大型生物, 看似体积相同, 毛发相近, 都吃的是资本, 拉的是建筑, 但是内部器官, 骨骼形态却各式各样. 他们以一种与体型不相称的敏捷步伐, 遍布了几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塑造着我们绝大部分的城市环境. 所以, 我们邀请了一些与这些大院为伴的朋友们, 陆续的在想法专辑里发布一些关于这些大院的观察报告. 看看这些大生物脑子里在想什么, 哪些地方经络通畅, 哪些地方消化不良, 白天会不会打盹, 晚上会不会起夜. 然后作为一个看客, 也许可以更全面的看清楚这些生物, 说不定在冰冷的外表下, 他们的内心很可爱, 又或者, 狰狞的面孔后面也是一颗纠结的心.

 

以往请看:第一期SOM 第三期KPF

 

 

第二篇 贝聿铭建筑事务所

Pei Cobb Freed & Partners

(作者:匿名)

 

Pei Cobb Freed & Partners

PCF-P的规模并不大,但的确是一个成熟的有着特定生产模式和服务对象的商业设计公司。在类似于PCF-P这样的商业性公司工作起初并不是自己最理想的选择。特别是对于我这样之前从没有过任何正式工作经历的人来说,每天穿着平整的衬衫跟一群律师银行家模样的人一起去上班,是学生时代完全没有设想和期望过的。但是聊以慰藉的是作为I.M.Pei一首创立并经营至今的设计团队,其对于设计质量和最终完成度的成熟控制依然可以充分刺激我这样一个毫无经验的充满着很多学生气想法的头脑。

 

Sol Lewitt与I.M.Pei

另一个聊以慰藉的是这个公司曾经是我最喜欢的当代艺术家之一Sol Lewitt所工作过的地方。在上世纪50年代,Sol Lewitt曾在PCF-P的前身I.M.Pei&Associates作为一名平面设计师任职。在其离开I.M.Pei的六七十年代,Sol Lewitt名声大噪,成为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和极少主义艺术的代表人物之一。很难说清Sol Lewitt和Pei之间是否存在相互影响的关系,但二者之间在形式语言上的相似性是显而易见的。Sol Lewitt运用最基本的几何元素-方形,三角,圆弧-去探索事物之间视觉上及逻辑上的多重关系,凭借一种自生长的能量从基本的形式定义出发创造出无穷无尽的可能性。I.M.Pei早期的现代主义经典作品同样有着这样一种极简且丰富的能量。有关方,圆或三角的经典贝氏语言不仅是一种形式主义的构成,而且隐藏着类似于Sol Lewitt的不断探索可见及不可见的永恒秩序的野心。这使得Pei的代表建筑看上去原始且精致,让人在空间中体验到一种基本几何形态之间的张力和潜在的关系场。

 

恋物

然而,这种对于基本几何语言的运用一旦固化成建筑师毫无理由的恋物癖,就也很容易成为一种过于成熟且老滑的处事对策,逐渐丧失对创新性建筑几何思考的原动力。譬如对一个办公楼体量无缘由的切出一个三角形,或刻意拉伸出锐角平行四边形的空间体态,有些时候确实可以创造出一些精致优雅的瞬间,但更多情况下更让我感觉到一种油滑懒惰的商业气息。这也是为什么这所公司已经逐渐淡出学院探讨或设计研究的范畴,或给人留下设计老派的印象。其实形式元素本身并不存在老派或新潮之分,基本几何元素可以永恒的满足人对于新鲜组成关系的需求。根据我自身目前几个月的工作经历来看,这种偏向于保守形式主义的印象来源于对于形式本身批判性思考的缺失。对于元素组成关系背后的逻辑关系,社会意义以及潜在的衍生可能性的探讨不再是设计的主题,形式组成的本身成为不再促进人进一步想象的静止画面。精确,优雅,且圆滑,缺少模糊或不确定的想象空间,致使PCF目前的设计项目缺少学术讨论所感兴趣的社会性和当代性。

但这一固化的恋物癖从另一方面来讲也正是促使PCF商业上取得成功的代表性符号。目前这所公司仍然同华盛顿等多处政府机构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甲方委托PCF进行设计也正是出于对某种经典贝氏形式语言的信赖和偏好。能够以简单机智的方式对既有设计方法进行充分利用,是一种高效且稳妥的经营模式。作为以扩大商业利润为重要工作目标的“大院”来说,这笔丰厚的遗产没有道理不进行充分的再利用。目前公司规模维持在80多人左右,总共有七名合伙人负责整个公司的运作。除了有一名合伙人全局掌控公司的管理工作,另一名专门负责幕墙构造之外,每个合伙人都有相对独立的工作室。并且每人都有不同的背景和社会关系,其构建起来的人脉网络可以基本覆盖中国、中东、印度、拉美等几个主要建筑市场。

 

新人

当然,这里绝不缺少对设计抱有充分热情和浓厚好奇心的人才。每个合伙人也都在既有基础上不断尝试新的设计可能。就指导我工作的合伙人来说,他在Pei的公司工作了三十多年,参与过卢浮宫改造、达拉斯音乐厅等知名项目,有着对于尺度极其敏锐的判断力。目前我们组所进行的项目都有着具有一定历史意义的现存建筑。如何用不同的建筑方法去展示对于历史的不同态度,同时创造出多元的空间体验让人接触历史是项目之间的共同话题。对于每一种设计可能这位合伙人都要反复推敲,一方面不断通过透视,模型去模拟真实的空间体验,一方面又非常重视以轴侧和平面图纸去掌控空间之间抽象的逻辑关系。在这样的团队中工作对于传统建筑学所要求的各种基本功可以得到充分训练。同时PCF目前也不断招收刚从学院走出的年轻人,而且每个合伙人都非常重视新人所发表的意见。我作为完全没有正式工作经历的新人,可以独自负责和管理一个项目的设计,并且保持与合伙人的不断沟通和讨论,是我来这里工作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基于此,我认为这所经典的,老练的建筑事务所,同样有着不确定的且令人兴奋的未来。

 

自由的大院

PCF对于每一个个体来说最有价值的不是大,而是自由。不是外在形式或工作管理上的自由,而是个人精神状态上的自由。就个人工作体验来说,我反而认为这个公司能够提供一个更加现实和成熟的环境促使自己进一步思考要做怎样的建筑师。首先除了临近交图日的特殊时期,我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反思或规划自己所感兴趣的东西。另外在学校里所想所做的设计与商业性项目存在一定的冲突,这种冲突反而可以让我自己更清晰的看到建筑师执业道路上的多种路径,并促使自己想清楚未来的选择。不同于其他加班过多或等级鲜明的明星建筑师事务所,在PCF-P所能获得的自主性和灵活性不会使自己身心过于疲劳的陷于某一设计任务,而可以更加成熟而多维的进行主动的人生规划。

设计“大院”是一个多样、宽广且现实的社会环境,你可以选择继续保持studio式的拼命工作状态,可以选择玩物丧志,养老送终,也可以选择借此更好的整理自己的理想。这种相比较而言无关乎设计的自主性和灵活性,反而成为我在追求设计的道路上从PCF-P所得到的最大收获。

以往请看:第一期SOM 第三期KPF



发表评论

6 评论

  1. 没有配图,就没有力度。[开心]

  2. 第一篇比较像样,第二篇就显得毫无内容,是作者参与时间不长呢?还是公司制度导致的过分独立?亦或是本来就没内容可写?

  3. 这篇写得毫无参与感,估计是实习过一月那种~[惊讶]

  4. 第一编看起来感觉更自由

  5. 有机会来写写景观的

  6. 请问这辑的作者是谁?在贝聿铭建筑事务所工作的建筑师吗?

随机推荐工作 所有工作 »

您的浏览器已经过时! 不能正确阅览该网站。Your Browser is outdated to view this website!

请更新您的浏览器或更换 Chrome, Firefox, IE 11, 或 EDGE 以获得最佳浏览体验!Please update your website to the latest browser or switch to Chrome, Firefox, IE 11 or EDGE to get the best experience.现在更新浏览器 Update your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