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ood Idea 谷德想法专辑NO.32

转行创业的建筑师系列到第四期啦,李煦与他两位朋友畅所欲言—Eone品牌(产品设计和室内设计相关)的顾力恒与Audrey品牌(服装高级定制)的朱怡平。

项目标签

文章分类 :

 

 

gooood的朋友李煦走访众多优秀转行创业的前建筑师,为大家带来他们的想法。这是第四期。

点击这里到达第一期第二期 ,第三期

 

前 言

 

作者及采访人:李煦(圈内人,男建筑师。北京、美国学建筑,丹麦、香港去工作。
爱摄影、好魔方,喜结圈内外人士。联系邮箱:lixu.architect@gmail.com)

不知大家有没有类似的感受,建筑师的圈子特别小!一方面说的是这个圈子小到通过三两个人就可以找到彼此的共同朋友;另一方面,建筑师的小伙伴儿往往也是建筑师,见面聊天三句话不离本行。建筑师是否被这个圈子限住了?建筑师能不能跳出这个圈子看看外面的世界?

其实“出圈”的建筑师倒是大有人在:陈奕迅、吴彦祖、卢庚戌等,早已跳进了娱乐圈。但是下面的系列访谈,带大家来认识一下几位我身边的80后“出圈”建筑师,看看他们的转行创业之路。当”转行“遇到”创业“则更显得不同寻常,相信会带给大家一些思考和感悟。

 

被采访者简介

 

_c_Hed4ChvSQUfNwRxKQZAEPLa-7tPD-AuBwdaEj9AHzRjgvRNCevmw7UkdUv9aixeZMRBa_8H6-d5dBopniQn3ZtG3d_ttRcxT.jpg

顾力恒(Nick),男,香港人,“Bradley Timepiece”盲人手表品牌创始人,EONE工作室创始人。

2006年进入香港大学建筑系,获建筑学文学士学位。2010年赴美国哈佛大学设计学院攻读建筑设计硕士学位,其间开始盲人手表设计研究,2013年通过kickstarter网站起步创业,创立Bradley盲人手表以及Eone品牌,被大英博物收藏。2014年毕业后在香港创立EONE工作室,致力于产品设计和室内设计相关工作。

李煦采访感言

初看这款被大英博物馆收藏的bradley手表我就跟Nick说,这肯定是建筑师才能设计出来的手表:三维化表身设计、手触式时间感知,既充满人文关怀又彰显时尚特色。设计的诞生就是通过设计师和使用者互动,实现了坚固、实用、美观的和谐共存,不但盲人喜欢,普通人也喜欢。简单说,这必定是一个经典设计。(更多信息请关注eone官方网站:eone-time.com)

 

_c_VRFobrpsTlRaX1lphuD6RSZihLrwI7zf6-CiGcZLKYanQGJzibTCj5iSmtYnW8sEHFdXlc4S7XmYTl1Iq2oFM_BMVAOHGIpM.jpg

朱怡平,女,Audrey私人定制工坊、Audrey-Handmade品牌创始人

2003年考入天津大学,获城市规划学士学位。2008年赴香港大学攻读城市设计硕士学位,毕业后留港从事建筑设计工作。2014年于香港创立Audrey-Handmade品牌,致力于服装的高级定制。

李煦采访感言

与朱怡平相识在香港。在一个生活成本如此高的城市里,白手起家的艰辛可想而知,跑工厂、选料子、找裁缝,创业的女汉子确实不容易,但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要怎么做,而且努力去做,就已经踏上了成功的道路。都说高级定制服装是时尚的最高境界,随着生活水平的整体提高和社会观念的不断冲击与更新,相信对个性化要求的与日俱增会使尝试私人定制的人越来越多。(更多信息请关注Audrey-Handmade官方微信号:Audrey-Handmade官网http://audrey-handmade.taobao.com/)

 

第七人 顾力恒 EONE

李煦:描述一下自己的建筑之路。

Nick:我2006年进入香港大学建筑系本科学习。毕业后在香港工作了一年,之后到美国哈佛大学设计学院(GSD)攻读三年半的建筑学硕士学位。在GSD这几年眼界和思路都开阔很多,认识了不同的朋友,包括一些在MIT和哈佛商学院准备创业的人。他们虽然有很多与设计相关的创业方案,但却缺少相关的设计技能和理解力。从那时候开始,我便与他们一起关注建筑以外与设计相关的领域的创业可能性。

李煦:为什么会选择转行做盲人手表呢?

Nick:其实我开始手表的设计是在哈佛学习的第二年底,那时就认识了我现在的合伙人们,大家一起开始做这个事情。当时完全是利用业余时间来弄,但其实还没有想创业的事,只是希望能够设计一个比较特别的产品,帮助盲人这个特殊的群体。

一直到我在GSD第三年的暑假,在设计取得一些进展后,我们决定在Kickstarter(众筹网)上试一下。能不能成功谁都没把握。非常幸运的是,我们众筹成功了,但我还是要一边完成学业做毕业设计,一边继续进行手表的设计。

众筹成功之后我才开始认真思考未来的计划,我还是想把这件事完完整整地做好,毕竟已经做了这么长时间,也看到了它的前景。最终我决定毕业之后创业,继续做盲人手表。

李煦:你刚才提到的kickstarter对于国内来讲还是一个很新鲜的事物,能不能介绍一下?

Nick:kickstarter从它的字面意思就是帮你去开始一件事,可以是像我们这样做一个产品,也可以是拍一个电影,或者做一个音乐等等。有很多有想法却没有经济基础的人,就可以通过这个网站用众筹的方法去筹钱,开始他们的梦想。当然,同时你要给你投钱的人一定的回报,它可以是一个实价的东西,比如你最终的产品。

Kickstarter大约在2010年诞生,在美国非常火爆,因为它真的能把一些新鲜想法实现出来。当年我们的筹款预期是4万美金,但没想到最后筹到了59万美金,能够排到网站总筹款额的第13名。

李煦:这款盲人手表的设计过程是怎样的?

Nick:其实在此之前,盲人使用的手表基本上分为两种:一种是“报时表”,就是盲人按一下会语音报告时间,但这个在公众场所并不太方便用;另一种是“触摸表”,跟一般的表外观差不多,盲人需要打开盖子去摸里面的指针感知时间。但这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触摸后指针产生了位移,时间就再也不准了,很不好用。

因此我们设计的出发点就是在想如何用新的方式表达时间。我们想通过设计,不但充分满足盲人获知时间的需求,也能成为代表他们这个特殊群体的一款产品,同时造型时尚,一般人也可以接受和使用。

我们的设计过程是与盲人使用者们充分互动进行的。在波士顿,我们跟当地最大的盲人学校和盲人组织合作,不断得到他们的使用反馈,完善我们的设计。最终,我们的设计创造性地解决了以上的问题:将时针和分针用两个嵌在滑道中的滚珠“时珠”和“分珠”代替,位于表盘上面的滑轨滚珠代表“分”,表盘侧面的滑轨滚珠则代表“时”,易于盲人在触摸时感知。而我们用过隐藏在表内的磁铁巧妙地解决了时间错乱问题,就算碰乱了滚珠,只要轻轻一晃手表,两颗滚珠就会一下子被吸到正确的时间位置上。而“滑轨”、“滚珠”对于手表设计来讲又是非常新鲜的元素。

_c_FSOKL5su9ENCbmyF7x3f7ImcW79vHAf8QcU6u54v0BMj6MbcgUT6SF_AJU-QRUR55TvnfwMsImXSDD7hMZngMsT3_bugy22r.jpg

我们这款盲人手表命名为“Bradley”。“Bradley”是一个人名,他是前美军战士,在阿富汗战争时不幸失明。但他非常坚强和立志,2012年获得伦敦残奥会金牌,在美国引起很大反响,是一位很有名气和积极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我们认为他是这款盲人手表的最佳代言人,便找到以他的名字命名这款产品。他欣然接受了。我们也是通过他的人气,将一些设计背后的精神层面的东西融入到我们这款产品中,这也非常有利于我们产品的推广和影响力。

_c_wXWELC0VLnF6DRvcASHs-1zFXRIWTbKv1dxNa8Pno-gl5bIIolxYy84o3QbWpOYlLC6qGA7Tppaps1rpezhIO5CY3YftVY1B.jpg

李煦: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做法。介绍一下现在公司的一些基本情况吧。

Nick:我们的公司名字叫EONE,意思是everyone,我们设计的口号是“design for everyone”,就是希望我们的设计可以让更多人体验到,同时可以把使用者自己的特征有一个体现和提升。比如盲人使用的产品以前在社会上得不到太大的关注和重视,但我们通过设计可以做出一个既实用又时尚的产品。我们团队的CEO Hyungsoo Kim和两个同事在美国负责欧美市场;我在香港负责香港、台湾和内地的业务,以及设计和生产事务。还有一些合作伙伴在韩国负责韩国和日本的产品销售及推广。因此公司发展从一开始还是比较“全球化”的,尽管我们的队伍不大。这也体现了目前年轻一代创业团队的一个特点,就是small scale but globalized。

李煦:从创业到现在,有没有取得一些自己比较满意的成果?

Nick:在kickstarter之前,我们也有找过一些投资人,但他们觉得我们的产品没什么希望,就没有投资我们。所以我们当时也是迫不得已尝试了众筹。那时候确实很灰心,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去。但最终我们坚持下来了,一直到现在。这一点我觉得很欣慰。虽然钱没有赚很多,但是能够活下来确实更重要。

另一方面,我们的设计得到使用者和业界的认可也让我很开心。我们这款“Bradley”手表获得了伦敦设计博物馆评选的2014年“年度最佳设计”。近日英国大英博物馆决定将我们的手表做为永久收藏品。我们还获得了美国的“达芬奇设计奖”,这个奖是奖励那些关注社会现实问题的创新发明。当然还有各种新闻媒体报刊杂志对我们的手表进行了报道。

李煦:这款手表的初衷是给盲人设计的,是一个很强调功能的设计,而最终的成果也很时尚,普通人也会喜欢。它的设计很酷、很新奇,这跟你的设计背景肯定是有关系的。能不能具体谈一谈建筑设计背景对你做这个事情的影响?

Nick:从宏观角度看,如果说建筑师是在创造空间让人去感受和使用,那我做产品设计也是要充分考虑坚固、实用、美观的问题。Bradley手表就像是创造了另一种空间,让普通人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感知和体验时间,这一点我还是觉得很有意思。其实在静下来的时候,我也会去闭上眼睛去感知这款手表,通过触觉传递到大脑中转换成时间,用另外一个感官去感受一个全新的空间。从微观角度看,我学习的是建筑设计,从来没有设计过一块手表。在做设计的时候,必须结合盲人使用的实际需求,重新构想它的结构、零部件和组装,来解决传统盲人手表的问题和局限性。毕竟盲人的表跟一般手表有很大的不同。我在建筑方面也比较关注detail(细节),所以手表设计我觉得挺适合自己。因为在建筑最小尺度一般发生在毫米级别上,而手表却是能精确到0.01毫米这个尺度。你要去思考更加细节的设计:每一根螺丝和珠子怎么配合,如何组装过程怎么做,这跟建筑的结构如何配合立面、细节如何安装是相似的思维。

我认为Bradley这款表在设计上最特别之处就是“三维化”的设计理念:传统的手表,指针都是在表盘上面,基本上还是一个平面化的设计,而Bradley手表却创造性地将表示“小时”的“时珠”设在表盘的侧面,这其实一个很“剖面化”的想法,也是从建筑设计而来的。

_c_RnwLcR0wXO_Rv1FZTQLyd84wYRcTkdspfdcJkGVIeG8M4kdoT4i8uIsZ7f9mmoJufw9_zH35dmz3_OZe3IHPcv-ZHqIqI7Fj.jpg

李煦:那么对这款产品、对公司未来的发展目标又是什么?

Nick:针对Bradley手表,在这个原型基础上,我们目前同时在完善它的“标准化”和“特色化”设计。在核心技术不变的前提下,从表盘材料、表带、表盖等各个细节融入各种有意思的设计和想法,从而带来更多的个性化样式。另一方面是要进一步完善生产环节,因为我们不可能永远针对一个表重新做机模。也希望更多的朋友能够给设计新鲜的建议和想法。

李煦:怎么看待这个建筑师转行这个现象?

Nick:建筑学核心的一些技能和思考方式,建筑师这种可以把抽象化的想法转化成实在成果的能力,运用到别的领域上是很有意义的。其实我也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因为我现在做的属于工业设计的范畴,但如果我没学建筑能做出这个表吗?我觉得不能。在Bradley手表设计上,其实体现我这么多年建筑学积累的知识和技能。建筑教育带给我们的东西,其实可能会比我们自己想象的更多。

李煦:对现在想创业的人有没有一些建议?

Nick:针对创业,我觉得众筹kickstarter还是一个挺靠谱的起步方式。如果你有一个产品和想法的话,不妨尝试。我觉得这是我们年轻一代在没有很多资源的情况下具有时代特色的比较独特的一种创业起步方式。

最近看了Paypal创始人Peter Thiel写的《zero to one》这本书,他很明确地说,创业一定要做世界上之前不存在的产品或者服务。所以我觉得创业还是要去不断追求一个核心的东西,因为只有创新才能把价值创造出来。

 

第八人 朱怡平 Audrey

李煦:介绍一下自己在创业之前的建筑之路。

朱怡平:2003年进入天津大学读了5年城市规划本科。08年毕业后到香港大学读了一年城市设计硕士学位。毕业之后,在香港信和地产公司工作了一年,之后又去P&T(巴马丹拿)做了4年的建筑设计师。今年年初辞职开始创业。

李煦:怎么选择跟建筑规划不太相关的行业创业?

朱怡平:我觉得首先对于女生来讲,建筑设计行业压力很大。之前在地产公司的时候,很多东西都会被各方逼得很紧,从老板到施工的各个方面。后来在设计公司的4年也很辛苦。累点儿也就罢了,最后做出来的东西跟自己的想法其实也没太大关系。我还是挺想自由一点儿,总希望能有好的精力去完成一个自己喜欢的东西,这个对我来说比较重要。可能建筑还是更适合男生吧。

至于为什么选择了做高级定制服装,也是多少受了朋友的影响。我的朋友,也是我现在的合伙人,是我港大城市设计的同学,她毕业之后一直在香港做代购买手,对于时尚潮流这方面有着很多的研究和见解。在交流中我们看到了一些机会,是目前国内的女装市场暂时还做不到的。服装高级定制在香港或者国外其实并不陌生,一件衬衫、一套西装、旗袍等等,其实就是量体裁衣,这个的需求量其实还挺高的。在考察了我们在材料、工艺方面的优势后,我们就决定一起出来创业了。

李煦:简单介绍一下你现在公司的一些基本情况吧?

朱怡平:我们品牌名字的叫Audrey-Handmade,公司叫做Audrey私人定制工坊,主要是做女装的私人定制。公司产品分为两个类,一个是针织,另一是成衣。成衣类我们从国外引进各种不同的材料,有专门的裁缝为每一个客户量体裁衣。针织这部分,我们用国内最好的原材料,比如羊绒、马海毛等等去做。目前公司有三个合伙人和一个私人裁缝师傅。主要业务地点在深圳和香港。香港主要是对国外的业务联系,深圳主要是负责生产。

_c_EG3btC4Y_8D-mmuVDDbX359hQdZbsmL3-Fo7EmVrroDiCKLNmTC0Xjru1iaVXQL-4R7kTS46BIMiF7NZNOJgSN5HiqGx2_YD.jpg

李煦:为什么选择了在香港和深圳,而不是说内地其他城市?

朱怡平:香港品牌比较多,视野宽泛,你可以看到各种各样国内外的设计。在香港,各方各面的材料可供选择的范围也很广,能够亲自去触摸去看这些东西的话,激发的灵感会更多一些。深圳作为生产基地是因为一方面人工会低一些,如果在香港生产,一件大衣要增加一万多块钱的成本;另一方面,深圳可以找到非常好制作资源,因为在香港有很多外国人也会专门跑到深圳去做一些私人定制的服装,相比于其他一些城市那种大工厂大工业化的生产,深圳在这方面的生产资源和水平还是可以满足我们的要求。当然,寻找裁缝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我们一开始其实也找了很多家裁缝,最后只有一家可以达到我们的要求。

另外在服装这方面,南方和北方还是有差异的。北方更喜欢简洁方正的风格,因为人们普遍身材高大;而南方人更精致细腻一些,喜欢比较委婉的精致,这一点也比较符合我们的定位。

李煦:建筑设计的背景对你做的现在做的事情有什么影响?

朱怡平:影响肯定是有的,毕竟学习了6年工作了5年,一共十几年的时间。其中一个方面,我觉得建筑是一个很严谨的行业,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而服装是一个门槛比较低的行业,对于大多数工人来说相对缺乏这种严谨的精神,这就需要你有一个很严谨专业的态度去跟他们去沟通,才能把事情做好。

订制服装有时跟做建筑方案类似,每一个客户都不同,有各种各样的要求,每个人的身材、气质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适合的衣服都是不同的。我们会根据客户的特点建议适合她的服装。比如简单一些的衣服,我们就会推荐给相貌比较立体的女生来穿;而精致复杂的服装,我们就会推荐给矮个子一点儿中国式的女生来穿。

我们曾经做过一条裙子,当时有20多个客户订制,但是每个人的身材都不同。我们画了17个工艺图纸,再由深圳的师傅配合,一一剪裁。我们还做一件西装,当时为了追求立体的腰部效果,围着腰部这一圈整整做了48个裁片。西装都需要整烫毛衬,毛衬这个东西因为是烫在布料里面的东西客户根本看不见,而且大部分人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我们当时为了这个毛衬找了整整三个月,换了无数的厂家,最后从英国订回来一种专门用在大牌上的料子。这种材料烫上去会特别自然立体和圆润。以前我觉得生产一件衣服是挺简单的一个事,做之后我才发现比想象中复杂得多。大到从你看得到的版式、面料,小到扣子、拉链,以及任何一个细节都是必须认真去做的。比如很多扣子我们都是单独订制的,因为一个衣服的风格跟扣子有很大关系。为了一种扣子,我们可能会开一个扣子的模,然后去寻找合适的金属料,有时还会遇到珍珠镶嵌之类的更加复杂的工艺,我们还是要去做。还有一些手工工艺,比如手工丝的流苏。正常的流苏一般就是直角裁片,而我们的流苏都是45度角斜裁,这样虽然比较浪费材料和时间但裁出来的流苏才会显得非常的立体,而不会像一般的流苏那样由于只有一个面的方向而很容易下垂在面上。再有一些细节设计,比如衣服上的吊坠,我看过一般的做法会使吊坠显得很扁。我们当时研究了30几钟做法,才做出了很饱满的效果。当时这件衣服需要18个吊坠,我们的工人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去完成。但是衣服的效果就会很不一样,也是很值得这样去做的。

_c_exsi2svYC4Vniu9cAhOYhEguwlWc_E5D9W76xuSDx_ILiJSLZEqaTb8aH2ZKZN4DLCYIPYS23eqgC01CAksrX_EGr9xrjsWv.jpg

李煦:从创业到现在有没有一些自己比较满意的阶段性的成果?

朱怡平:我们从今年3月份开始做,到现在也只有半年多的时间,因为我们都是白手创业,也没有什么积累,一开始都是靠朋友传朋友,只有非常少的订量。随着业务的拓展,我们现在基本上有二三十个比较稳定的客户了。之前提到的那个做了17个工艺的大衣,其中一个女生拿到产品后,又一次性给她所有的姐妹订购了10条,这对我们都是莫大的鼓励。

李煦:在创业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朱怡平:困难简直太多了,在生产的各个环节都有。从选材开始,面对成千上万种材料,你要从熟悉它们的特性开始,不只是颜色或者是纹路那些你所看得到的东西,更多的则是材料的物理特性,做出来的东西能不能达到最佳效果这些潜在的问题。这对于我们而言,一开始都是很大的挑战。有时候我们会为了达到一个的效果,换很多不同的材料去比较。有时候很多国内的材料根本达不到要求,我们只能从国外引进,比如英国的花呢材料,日本的醋酸材料,意大利的提花材料等等。每一个材料我们都会根据它产地去选最好的,然后再到深圳完成生产。

我们的业务也面临着季节性的挑战。在冬天大家就愿意花些钱去买大衣或者做工、材质好的衣服。但是在夏天,衣物变薄,大家对材料的要求就没有那么高了。但由于我们的成本偏高,造成夏季衣服的价格也会比较高。这些都是需要我们继续解决的问题。

_c_NBRZtrm22BA5lho7iCmJS4yzZ08OiGnu-9pBSeEdvumgia7C1E4rhTyD7uWGJu4WAPoeAFBYfihoCZZ4AgsfNDaCfp9qFWvd.jpg

_c_u0YXgSj4EMGpkcXwwcpGRHJMq1biS-z2RyWjZlIhhgpsGtxTbqmRft3M7z1wnjN6hPreBEypWqmkdMQpgRclDX2esuGl4nny.jpg

李煦:对于公司将来发展有什么计划?

朱怡平:我们一直在专注于私人定制这块,面对很多客户都是一对一的服务,这种近距离的接触让我们更加了解亚洲女生的身材、气质和她们想要什么。我们的选择和发展方向也会更牢固地基于我们客户的数据和需求,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能以更适合亚洲女生的设计、稳定优良的质量为更多消费者认知。

李煦:能不能对现在想创业的人说几句话?

朱怡平:我觉得如果你决定要创业,首先要甘当一个初学者。尤其在一个你并不太熟悉的领域,会有太多太多的困难摆在面前,并不是靠天赋就能解决的。这需要一点一点地学习和积累,不能被之前的所获得的成功所牵绊,也不要被旁人的眼光所左右。当然如果有一个很爱你的人支持你,那就最好了。

 

作者及采访人:李煦(圈内人,男建筑师。联系邮箱:lixu.architect@gmail.com)

 



发表评论

5 评论

  1. 盲人手表应该更注重实用性,你设计的这么好是给谁看的啊?

    • 给盲人的朋友们,你的意思是盲人看不见,所以身边的人都看不见?再说,这个很实用,见过实物,很不错

  2. 建筑师只是一种很普通的职业,不要把自己想的太了不起。

  3. 尼玛,蛋疼的设计,还不如语音报时。

随机推荐工作 所有工作 »

您的浏览器已经过时! 不能正确阅览该网站。Your Browser is outdated to view this website!

请更新您的浏览器或更换 Chrome, Firefox, IE 11, 或 EDGE 以获得最佳浏览体验!Please update your website to the latest browser or switch to Chrome, Firefox, IE 11 or EDGE to get the best experience.现在更新浏览器 Update your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