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ood Idea 谷德想法专辑NO.39

欢迎您注册登录进行评论,积极分享观点。

 

 

潮汐状态下的机遇(可能性)?

常可  office PROJECT 普罗建筑 创始合伙人 荷兰注册建筑师

 

潮汐是沿海地区的一种自然现象,指海水在天体引潮力作用下所产生的周期性运动。潮汐是当下中国的一种社会现象。通过人自身所处的地理空间在短时间内的剧烈变化,使人的生活与心理处于一种起伏的状态。“春运”就是一个极为典型的潮汐现象,“潮汐效应”是指工作时间人们在CBD区域大量聚集,下班后又向居民区大量迁徙的现象。而“潮汐车道”这样的交通措施也应运而生。这意味着,在资源优化配置和充分利用的思想下,空间的主权在发生游移和重组。任何空间都散发着任何可能的气味。通过非固定的占有方式进行空间“游牧”成为当下各种利益体的着眼点。

曹璞的谦虚旅社,众建筑的内盒院,众行顶,三轮车住宅,更新建筑的更新建筑计划,朱竞翔的轻钢房屋体系等等,轻质化,可移动,可变化,可拆装,工业化材料,这些成为了关键词。建筑和家具,装置的界限被消解掉,共享与共生,新陈代谢等价值取向在重新回到台面。

从建筑行业角度和城市角度以及其他多方面考虑,潮汐状态下的可能性有哪些?欢迎嘉宾选择自己感兴趣的点回答。

 

———————————————————————

群论

(随机排序)
———————————————————————

 

成直

基本联合事务所 创始合伙人 爱丁堡大学硕士

我觉得“潮汐”这个现象背后有另一个话题,就是流动和延续性。所谓延续,可能是说时间上的接替关系,可能是说空间中能量的蔓延。也可能说事件和行为的持续发力。这个过程并不一定特指时间上的无休止或空间边界的消失。而是作为主体的人,生物性自身生发出来,对待客体世界的某种机制。就比如空间中边界并没有湮灭,而是产生出无数的边界,由此人们对边界的认知和对应策略也就发生了变化。

藤本壮介对House N的讨论中指出,人与机器最大的不同就是情感或感知没有开关。从公共的城市到隐秘的居所之间,一个开门关门的动作并不能触发情绪的断崖变化。所以边界可以转化为一系列的渐进式的场所。

延续性显然不是当下的发明。新陈代谢派在现代主义蓬勃的年代就把“时间”“生长”引入城市中,60年代阿尔多罗西提出经久性这个话题。如果说新陈代谢派看着明天的世界,阿尔多罗西则把城市之前之后的整个历史放在眼中。相对于我们要建造一个具有时间特质的物质世界,不如说我们本身就在这漫无边际的连续和蔓延之中。

网络化的世界从另一个角度打破了空间,时间甚至身份的边界,在这种广泛流动和蔓延的语境下,现代主义习以为常的“规定”“定位”往往赶不上趟。经验主义空前无力。这就迫使我们谦虚的面对,并抛弃已有成见重新观察所处环境。针对具体项目动态的介入其中。在这个过程中,建筑师同样无法按照经验限定自己的工作角色。太多可能性需要我们探索。以此激活一个流动着的,蔓延开来的城市空间。

这种流动蔓延的背景同时削弱了参与者的安全感。建筑师无可避免的会陷入巨大的焦虑之中,比如如何面对和生存于充满“潮汐”的世界。但反过来看,正是这种焦虑保证了整个行业和每个个体的活力。

 

———————————————————————
———————————————————————

 

F伯爵

陈飞/自由建筑师

永久性临时建筑:人类随社会运作的迁徙自古有之,现在说到的无论工作地到居住地的迁徙,还是户籍城市到生活城市的迁徙,这算是一种自下而上的,还有因城市政策而发生的自上而下的迁徙,比如北京突然宣布市政府迁往通州或者北京动物园市场的搬迁都会带来这种人流的潮汐现象。快速大量的变迁会让很多建筑都在没到使用年限时就被拆改,库哈斯曾把产于20世纪的现代主义建筑称为垃圾空间,连他自己的建筑也逃不过被更新的命运,一方面当明星建筑师,一方面明星建筑又被社会更替,现代建筑都成为了临时建筑。建筑的临时性将成为所有新建筑的通性,而中国的土地使用政策又决定了不会出现过多的真正的临时建筑,这就会造成大量的“永久性临时建筑”,这时临时性可能会变成可变更性,建筑空间或者外观是否可以便捷的随用途而变化,这种变化又要是有效率和不耗费太多财力的,当然,也许,绝大部分的建筑还是逃不出被快速拆改的命运……

 

———————————————————————
———————————————————————

 

朱起鹏

原本营造事务所 创始合伙人

“潮汐”化的移动,对于我们并不是新鲜事,在互联网出现的几千年前,祖先们就经常主动或被动的进行着这样或那样的迁徙。从商代前期几十年就要迁移一次的首都,到夏季忙于在大都、中都和上都之间游走的蒙元贵族。从一开始,我们就乐于把自己或他人置于各种各样的移动之中。

当然,与之相关,我们也发展出了成套的临时建造技术。从毡包到席棚,从彩楼到帐幕,没有哪个民族比我们更擅长用轻便材料搭就瞬间世界。而且,易于加工且可拆除后异地组装的木结构技术,为我们应对“潮汐”提供了先天的方便。

当我们开始对“潮汐”感到不便时,恰恰是我们逐渐放弃临时性建造的年代。

当永久性材料更为易得,当建造技术的门槛越来越低。人们便越来越倾向构筑永久性的构筑物。他们更强调凝固的经验,而不是应对变化的敏锐。轻便与灵活被等同于廉价和简陋,临时性建造仅仅退化为迫不得已的权宜之计。

重新认识“潮汐”,并不是我们拓展了知识的边界。而是在丢弃一项技能太久后猛然察觉到的不便。

应对“潮汐”的本能,也许正在也应该如“潮汐”一般回来。

 

———————————————————————
———————————————————————

 

叶宇

博后研究员,未来城市实验室,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新加坡研究中心

潮汐状态所催生的数据化设计

所谓的“城市潮汐”状态,正是时空地理学的关注点,即通过在时空轴上动态的描述和解释各种人类活动从而实现更好的生活品质和合理的服务设施配置。在“潮起潮落”的背景下,城市空间的流动性愈发突出,传统的城市规划与设计中偏向静态的功能组织需要在时空轴上动态的审视。当下复杂多变,流动延展的城市空间需要精细化的回答其在何时被何种强度使用,以及这种使用带给城市居民的何种感受的问题。传统的城市规划与设计受制于基础数据所限,只能给与定性的描述而非定量分析。不过大数据时代的到来给更深入的处理这种高度动态的城市空间使用带来了可能,基于海量具有地理位置和时空标注的社交媒体和建成环境数据实现量化、实时的空间分析的准确设计介入,实现数据化设计(Big Data informed Design)。不同于之前的参数化设计仅将计算机的强大分析能力局限于曲面造型,数据化设计则是切实利用当前技术实现了设计基础信息的全面化实时化采集和分析,向设计师们直观展现人们如何使用和如何感受空间,必将给设计领域带来新的变革。总而言之,更好的回应潮汐状态下的设计需践行通过科学(Through Science),基于设计(By Design),立足场所(In Place)这三大原则*。
注:Through Science,By Design,In Place也正是ETH Zurich 未来城市实验室的宗旨

 

———————————————————————
———————————————————————

 

唐康硕

MAT Office 超级建筑工作室 创始合伙人

通信技术的发展颠覆了实体办公空间的唯一性,分散式远程操作成为了一种流行,人们不再被固定地点的固定办公室所束缚;互联网经济模式和分享经济模式带来了管理和创业的新思维,优秀的项目不一定只存在于高大冷峻的甲级写字楼中,相反地,创业空间、城市公共空间、咖啡馆、图书馆等等,都可以成为孵化项目的空间载体;同时,人们的行为模式也在影响着这个世界的发展,移动终端资讯和社交网络充斥着所有人的生活,如今线上-线下的不停交互使得工作与生活的界限也逐渐模糊;新的社群组织结构、新的管理运营模式、新的沟通交流方式必定会重新定义当下和未来工作行为所投射的物理空间。因此,许多新的办公空间使用方式开始出现,除了对现有传统办公空间的一次次更新改造之外,人们还可以选择一起在家里工作,在图书馆工作,在购物中心工作,在城市公园里工作,甚至在高架桥下工作。办公空间的含义正在被改写:从传统的、泾渭分明的空间上的分区,到现在逐渐消融在城市各个角落的工作空间;从时间上的8小时工作制到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工作模式。作为城市主要功能之一的办公空间的升级改变着城市的面貌,而城市又为未来办公空间发展提供着舞台。

当工作不再是个体的谋生方式,而成为必需的社会交往和生活方式,办公空间将何去何从? 办公空间,可能不仅仅是办公桌那么简单。 办公空间的价值,或许将不再建筑里的单一空间的租售价格,而取决于这个极大“共享”的空间能够带来的公共性、社会性、城市性等附加值。

 

———————————————————————
———————————————————————

 

李汶翰

office PROJECT 普罗建筑 创始合伙人

作为建筑师,我们常常感慨建筑的变革速度总是晚于其他涉及制造业的学科。建筑作为容器,常常处于被漠视的位置上。而一个建筑好用的标准又恰恰是让人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这似乎变成了一个悲观的循环

然而对于建筑行业之外的人来说,建筑设计这个词汇却被赋予了特别浪漫和自由的色彩。

比如艺术家何多苓,在与刘家琨合作了一次工作室设计之后,欲罢不能的开始了自己的“建筑师生涯”,接连的做着新的建筑设计。他在一次访谈中,发出过一个感慨,“建筑不同于绘画,是可以走进去的作品。”其实建筑每天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无时不刻不伴随着我们。于是基于一个朴素的想法,我和常可一直在思索,怎么才能让建筑在使用者的生活中参与感更强一些,一点就好

为了更好的描述建筑的使用状态,我们引入了一个新的词汇,建筑的潮汐性。通过这个词,建筑被比拟成了一个生命体,它有起伏,有高潮,有速度,有能量,它们是有变化的,不再是被设定为“永恒”的建筑物。在被动的非自觉的情况下,当建筑的潮汐性体现出来的时候,基本上也是这个建筑宿命到达了一个生命节点的时候。比如被拆除,被改成他用,总之,都是在被动的接受改变

然而在当下的大量建筑与空间设计过程中,越来越多的碎片化的,临时性的设计被需要。这些空间仅仅用于展会,展览,大量的临时用房,大量的室内空间设计,功能发生巨大变异的改造项目,每天都以成倍的速度不断涌现。我们很难不去为此思考点什么,为了这些潮汐性待孕育的“生命体”,我们希望将这种改变体现出来,让建筑的潮汐性成为主动的设计。让空间主动去变化,延长它的生命,改变那种在窘迫中仓促改变的面貌,唤起它们与使用者更紧密的联系

基于这个思考,我们近期做了一系列的相关设计项目,在海风的家这个项目中,“闸门”成了一个分隔白天黑夜的标志性仪式。潮汐公寓中,单身贵族们每当变幻一个状态(休息,读书,会客,观影…)时,都伴随着推箱子的动作等等,还有空间螺旋桨,手风琴,串联门,漂浮的岛屿等等,从设计的名称就能感受到,都有着一个相似的设计企图,积极的干预着使用者的空间。随着时间的推进,不知不觉中,这其中大部分的设计都已经在施工状态和完成的状态中。以后在进行新的设计时,相信这个潮汐系列还会继续扩大,“潮汐”性的建筑在某种意义上又变成了新的稳定。

 

———————————————————————
———————————————————————

 

毛磊

ARCHITECT建筑事务所 主持建筑师

德勒支在他的长篇著述《千座高原》中试图将流动性与稳定性这两种终极的哲学现象引用到“游牧性”与“国家性”这两个人类社会中的极端状态中去,并且大量追溯了这两种不同的社会组织结构在人类发展的长远历史中是如何存在和演变的。“国家性”代表了稳定的层级结构与编码,并暗示着稳定的社会关系与机械的运转,而“游牧性”则暗示着突破与逃离这种稳定的层级结构,代表着一种处于变化中的中间状态。

最为有趣的是,他引用了象棋和围棋来比喻这两种状态。稳定的“国家”或者成体系的政体,就如象棋一般,有着固定的层级结构,每一个职位都是固定的并且有着自己的移动范围和移动规则,整个疆域被划分成一块一块的固定领地。而具有“游牧性”的流动力量则更像是围棋一般,棋子之间不存在级别的高低,每一个棋子的位置也可以是任意的,作为个体的棋子的角色并不处在固定的层级里,而是在棋局的发展中不断变化的,疆域对于棋子来说是绝对平滑的,没有限制的。

事实上,德勒支的“游牧性”理论在很多领域已经被转化成了比较具体的实践,包括建筑领域的流动空间和非线性空间,也包括政治领域的块茎理论等。然而, 如果我们将“游牧性”的概念如果被引入到中国当代社会的现状中来讨论,并且在当代中国高速发展所带来的大量人口流动现象中去探讨具有“游牧性”的一种生活状态的人群与城市和建筑之间的关系,或许能获得与上述理论不同的延展方向。

在当代中国社会中,具有这样一种“游牧性”的生活状态的流动人口却并非农民工或简单概念上的都市游民,而更接近于一种所谓的城市“知识游民”。因为农民工大多以回归乡村作为长远目标,这使得他们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多元的流动,而是将城市和乡村作为他生活的两个固定的支点,来回的迁徙。另一方面农民工大多只是把城市作为牟利的工具,以体力换取利益,并尽量储存,这也就使得他们在城市中有着具体而明确的角色,而并不具有能够突破城市中层级关系的可能性。

我们所说的“知识游民”则更趋向于这样一种人群或者生活状态。首先,他们游走的目的并非回到某一处故土,相反,任何城市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可能的目的地,这也就使得多元的流动在他们身上可能实现,任何的城市或者疆域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平滑而不具有明确差异的。其次,他们在城市中并没有明确的角色,因为他们具有着复杂的“知识”属性,所以他们并非简单地通过体力劳动来换取金钱,他们更有可能是不同领域的知识工作者,甚至,他们很有可能通过选拔,培训进入城市经济体的管理层,进而管理大量的体力劳动者。同时,他们并不试图以一种单一的方式去处置所获得的财富,他们将更多的财富用来在城市进行消费,这些消费类型往往并不简单地局限在衣食住行上,而更有文化消费,娱乐消费等与城市文化更加密切关联的方面,这也使得他们的消费行为本身也成为了他们影响城市的重要因素。更加值得关注的是,他们往往聚居在一些价格较为低廉但与工作地点较远的区域,这些区域往往又与他们所工作的地点有着相当的距离,于是公共交通成为了他们的重要活动方式,而公共交通工具则成为了他们的另一种重要公共活动空间。他们的工作和消费方式使得他们在城市中是一种动态的角色,一种存在着不规则与弹性的节奏和具有突破原有层级和规则的可能。他们的活动与城市的关系正如“游牧性”与“国家性”的对应一般,在一定程度上相互分离,却又相互影响。

一方面“知识游民”由于他们自身所具有的流动性所形成的与城市大环境的脱离关系,使得他们有着特定的与城市的接触方式;另一方面,“知识游民”所具有的“游牧性”又是最有可能与这种无差异的循环相抗衡的特性,因此我们所观察的这些看似重复循环的建筑空间中,则可能本身就蕴含着一种突破自我循环的力量。

未来,越来越明显的全球化与网络化趋势,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可能成为“知识游民”,依靠网络技术进行异地办公,凭借着全球化的发展长期在世界各地迁徙,这些都在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在越来越长的一个时间段内可能进入“知识游民”的状态,人们和城市的关系可能越来越脱离,具体的地域属性越来越淡漠, 借助高效的基础设施和交通系统,我们可以游走在不同的城市和国家之间,我们携带着自身的体力与知识,与不同的经济体进行着交换或合作,我们并不接触城市,也往往与这座城市的本地居民没有太多的交集,我们总是生活在不同城市的一些相对固定的建筑里,即使换了一座城市或国家生活,我们仍然可能以相同的模式生活在这样一个建筑的循环和生产与消费的循环里。我们的疆域正在变得越来越平滑,而我们自己则情愿或者不情愿地开始在这片平滑地疆域上或缓慢或急速地流动,我们可能将要面临的是,从一个建筑系统的循环里迁移到另一个相似的建筑系统的循环里,而不是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未来的城市和建筑如何面对和适应这样一种趋势,将是一个我们无法回避的问题。

 

———————————————————————
———————————————————————

 

刘阳

大料建筑 创始合伙人

引言看了三遍,无从谈起 ,猛地被问到这个事,之前实在没想过,现在也来不及细想,所以说不清对错好坏,只能聊聊好恶。

先聊建筑,我其实在形式上不太喜欢可移动可变化的房子,就好像一个既能照相又能刮胡子的手电筒。似乎多了可能性,其实是放弃了自己,限制了自由。

聊自由,我不喜欢太规律的潮汐,更喜欢放荡些的漂流。大到城市,小到个人,究竟会怎样,历史趋势已经决定了,跑不出去如来手掌心,选择并不能决定什么,那就不如随便去选。

聊选择,就像开车时拨弄收音机的频道,我不知道按下去后会带来什么,选择本身所带来的自由和兴奋,比选择的结果往往更让人惊喜。

聊惊喜,我建议大家多洗澡,少拉屎时看手机,在这种身体什么也干不了,只能把脑袋空着的时候,好玩的想法更能不经意的冒出来。学校 、办公楼这种需要激发想象力的地方,就应该多设置楼梯走道厕所这种没有用处的空间。

聊无用,我两三年前做过一个设计,在胡同里种下很多能上天能入地的房子(详见谷德大料建筑那期信步辑),在形式上就是一个我不喜欢的那种可移动可变化的房子,不过我一直想把它盖出来,来讲一个真实的寓言故事。在那里建筑空间承载的不是使用,而是北京胡同邻里关系的激化和再造。–“谦让和默契”

聊谦让,我没问过曹璞怎么想的,但我太喜欢他的“谦虚”旅社了,这俩字用的特别到位。

硬广,有没有哪位想做个“谦让旅社”的,找我。

 

———————————————————————
———————————————————————

 

周游

更 新 建 筑 联 合 创 始 人 & 首 席 运 营 官

从某种程度上讲,潮汐的概念和更新建筑所实践过的项目有很多共同点。因为更新建筑一开始被人知晓是源于我们在公司成立初期,实验了一个名为“更新空间”的计划。更新空间主要要做的就是搜集城市中的商业空间,比如画廊,仓库,商铺。我们把这些空间短租给需要办短期活动的租户。他们的活动包括pop-up shop,讲座,展览,party等等。同时我们针对租户的活动需求来为他们做策划和空间改造。最终我们将收取租金和策划费用作为回报。这是一个为期三个月的活动,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完成了大量的活动策划和空间改造作品,其中包括“静止”,“海洋球乐园”,“Vecco Zhao服装展”,“孤独的联展”等等。

 

———————————————————————
———————————————————————

 

张早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教师

如果把“潮汐”作为是一种观察方法和实践的理论支撑,那么可能需要对这个词的意思进行确认。“潮汐车道”中的“潮汐”应该受益于其类比的性质。它之所以有效不是因为单纯将车流看作像潮水一样,而是由于发现了驱动这一“潮汐”的引力——足够数量的人群居住地点、工作地点两者之间公用路线以及工作时间的双重重合,这造成了一定规模数量的机动车在特定时间段内对某段道路同一行驶方向的使用。在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潮汐车道”本身仍是功能固定的基础设施,它的构造没有发生变化,发生变化的是使用方式。

今天北京四合院中的改扩建,与四合院空间使用方式的变迁相关,与今天人的生活需求相关,与北京的高房价有关,与现代建筑技术和北京老城里的此时此地有关,这些都可能是背后的作用力。这样看,钢材价格的跳水,也就成为一种巨大的引力。如果设计者以“潮汐”现象为思考依托,无论是可移动性,还是产品化的意愿、创作,成功与否则将由是否发现了足够巨大的引力场所决定。只要力场存在,“潮汐”就存在。“坚守水位线”的说法,感觉就又是在强调其隐喻的一面了,是伦理、个人立场的判定。

 

———————————————————————
———————————————————————

 

欢迎读者朋友们注册登录进行评论,积极分享观点。登陆后可在有人回复您的评论时第一时间收到通知,进行良好互动。更可收藏文章,密切关注文章的评论与动向。
若发表精彩的评论和见解,还能收获粉丝。社区支持上传原创内容,详情请点→

 



发表评论

7 评论

  1. 针对潮汐的讨论其实本身就是对人们社交的规划。也许在当下的互联网体系中人本身就不会有呢么多该有的规则。

  2. Profile photo of 无心道人

    毛磊讲的最好,人和城市的关系会越来越弱的,而且他指出的知识游民的现状非常可怕

  3. Profile Photo

    为什么建筑师都要把很简单的东西讲的这么华丽这么晦涩难懂

随机推荐工作 所有工作 »

您的浏览器已经过时! 不能正确阅览该网站。Your Browser is outdated to view this website!

请更新您的浏览器或更换 Chrome, Firefox, IE 11, 或 EDGE 以获得最佳浏览体验!Please update your website to the latest browser or switch to Chrome, Firefox, IE 11 or EDGE to get the best experience.现在更新浏览器 Update your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