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ood Idea 谷德想法专辑 NO.41

程艳春开题,邀请大家讨论设计中的自然而然,欢迎各抒己见!

我是业主,我要找设计师/我是设计师,我要接项目 → 了解更多

项目标签

位置 :
文章分类 :

设计中的自然而然

 

开题人程艳春
C+ Architects 创始合伙人C+ Architects on gooood

 

1. 建筑从哪里来?又将到哪里去?我想唯一的答案是自然。自然而然,也是我自己在做设计时所思考的事情。这里指的自然不只是自然的材料,也是一个逻辑问题。我觉得设计首先是一个逻辑问题,实际上建筑设计成什么样子,在没有被图面、模型表达出来之前,可能这个房子已经被设计完了,因为它存在于设计者的脑子里,一旦他开始落笔,实际上这个房子已经设计完了,所以这个思维和逻辑过程在我看来是非常重要的,它像是科学,也像是数学,实际上每一个思考之间都有非常紧密的关系。如果一个设计的逻辑想清楚了,整个过程你找到最根本的答案了,设计自然而然就出现了,它并不需要非常故意的让你觉得像是做了很多设计,所以我觉得设计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2. 用石头、木头、砖瓦建造的老建筑,在时间的流逝中,韵味不断增加的同时建筑物被不断风化,与此相比,现代主义的建筑是用非常复杂的材料建造的。如果回想以前的大教堂或佛寺神社的建造,就会发现根据情况的不同,有些是历经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来建设的。由于那样的建筑是用有机材料建造的,所以在建设的途中建筑已经开始腐朽了。因此,我想可以说成是“一边腐朽一边建造”。我想这给了当时人们对建筑进行本质思考的机会。

世界上目前没有永恒的建筑,那么,如果换一种思维来切入建筑呢?如果假定建筑物就一定不会存在很久,在设计当初就考虑它消失之后的状态,如同思考人一样,简而言之,是同时考虑如何建造建筑以及如何让建筑优雅、得体的消失。长久以来我们欣赏“宫殿式”的美学,但“庇护所”更接近人的本质。设计建筑不仅仅是设计物体,也是在处理人、环境、建筑物三者之间的关系,自然而然也是一种关系。

3. 我们现在处在一个设计、创新的时代,人们从对自己身边的物品、衣服、家具到建筑、城市都有了更高的要求,媒体也对设计有了更高的关注,同时也在大量消费着设计。就我自己而言实际上有特别大的感触,一个建筑从开始建造就在产生垃圾,然后改造,一堆垃圾又出现了,拆掉重来造新房子,又产生了一堆垃圾,没过多久这个房子又要被改造,最后整个房子就是一个生产垃圾,消耗能源,最后变成更大垃圾的过程。尤其是在目前中国这样的生态环境下,建筑影响了很多生态因素,这是建筑师目前无法回避的状态,尤其是新一轮的乡村建设更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如火如荼的开始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您是如何理解设计中的自然而然呢?请从三个议题中任选一个进行回答(可单选也可多选)

讨论者按姓氏字母顺序排位


 

金秋野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教授,硕士生导师

 

“自然”意味着物质循环,有生命的和无生命的世界都是如此。新与旧是一对相对概念。新建筑与旧建筑、新城市与旧城市、新物品和旧物品,如果是往复利用、循环不息的,则更符合自然的姿态。所以旧的要去修改它、整理它以适用于新,新的要体宜因借、容纳变化以适合于旧,这样物质和材料的循环不断绝,就无所谓可持续的问题。当二者是割裂的,将旧的全部废弃或全部保护起来,而新的另起炉灶、以全新的组织关系和武断的生成法则自成体系地出现之时,历史建筑的保护与再利用、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人与自然的矛盾才成为问题。也就是说,今天城市与建筑的很多问题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其实当人为的边界抹除,换一种环境伦理,很多困扰我们许久的、看似无解的问题会忽然消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当库哈斯谈“轮作”的城市,他已经涉及到这个问题,莫里斯所说的“保持现有存在”也比今天人们对待新与旧的态度更自然。但“轮作”依然是批量的,理想的城市更应该是局部替造的、错综的,繁花织锦一般,甚至是“拆造”的,以旧有的城市为原料,不断腐蚀、拆解、打磨、叠加、再生出新的肢体。历史上最具人文色彩的城市,大都像打满补丁的旧衣服,很美,很丰饶,自身充当未来城市的培养基。19世纪以来的工业技术与政治乌托邦提供了不良示范,人们对“新”的渴求使建造行为脱序,新陈代谢紊乱,平衡被破坏了。有时候,我甚至认为这里有一种人为意图的驱动,现代经济模式需要大量再生产和适度突破膨胀来维持,这是一种资源耗竭型的文明,不可持续。但在将来,积极地看,当空间想象与平等意愿被虚拟现实技术和信息网络接管,新的建造模式也将随之涌现,大规模、全局式、无休止的土木工程可能会被抛弃,建造活动本身理应像生物一样,小规模、经济、高效、可循环。建筑向“生命”学习,不要成为永恒的结晶,要像生物一样灵活机动、循环往复、代际迭替、自体循环。对物质的使用是高效而精密的,是凝神屏息的精神创造,与之相匹配的审美,也应欣赏变化而非永恒,欣赏关系而非凝固的造型。设计中的“自然而然”不是模仿大自然的曲线或提倡绿色节能,而是一种心法:顺势而为、新旧迭替、审慎精微。自然造人是什么态度,人造房子也该是什么态度,就是自然的态度。


 

李兴钢
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李兴钢建筑设计工作室主持人

 

“设计中的自然而然”,不论是建筑的建造与消失,抑或建筑对生态环境的影响,艳春君提出的实际上还是那个人工和自然的关系问题,即使是设计逻辑中的“自然而然”,其实又何尝不是人之行为介入自然过程中的一种自在状态呢。

著名人文地理学家段义孚在《人工制品的意义》中谈道,人工制品指的是需要运用记忆、调动知识及实践而制成的事物——可以是一首诗,一把斧头,或是一所房子、一座村庄及城市。人工制品的深远意义需要被放置在关于人类生命之意义及其价值的问题背景之中,生命之身体经历的愉悦或痛苦体验,需要被具象化,被赋予一个叙事化的轮廓或视觉化的形态,以获得可见性、客观性和对抗时间的持久性。

由此可见人工与生命、与自然、与精神世界密不可分的关联和意义。在我看来,自然中只要有人类的生存,就必然会有营造的存在。而在人类看来,人工所恰当介入的自然,美于或者高于那个纯粹的大自然,这其实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人性,如同人类世界中其它的情感。那种把生态保护极端化的想法——恨不得将人类驱赶出地球或者让人类回到原始时代,几乎就是在反人类。

建筑材料和生产方式等方面的状况也是这样,这是人类的发展进步和现代的生活需求自然所致,甚至可以极端的说,垃圾也是人类文明的一部分。我们无法强迫整个人类社会返回到过去的图景,即使个别的个体愿意如此并身体力行。

但是,当代人类世界特别在中国,城市和建筑文明的现实的确是不令人满意甚至是严峻的,这应该是人工与自然的关系出了问题,不再是恰当的,而是失衡的;不再是互动的,而是割裂的。这样的状况,恰恰是对中国悠久伟大的人工与自然和谐共生之传统的背离和反动。

因此当代建筑师特别是中国建筑师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在生活环境过度人工化的严酷现实中,恢复和营造人工与自然心心相印、生活与自然声气相通的关系,那才是我们悠远文明中曾经、也将是人类未来的理想建筑和城市。在乡村,最重要的是不要再重蹈覆辙,摧毁我们一息尚存的山水自然;在城市,自然元素则应该被无比珍视甚至需要再造自然。这就是我所理解的设计中的“自然而然”。


 

王欣
中国美术学院 建筑艺术学院副教授,乌有园社创始人,造园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尺牍

在传统中国人心目中,最好的那几篇书法,几乎全是尺牍。尺牍,不是现代人理解的“美术馆书法”。陆机的《平复帖》是向朋友问候疾病的普通信札,书体章草是当时的日常俗体,一千多年,居然传承有序。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就是一个即兴的随笔书信,还没有A4纸大,寥寥二十余字。颜真卿的《祭侄稿》就是一个草稿,涂涂抹抹,修修改改的。

对尺牍的推崇,即是对日常书写的推崇,对一种自然方式的推崇。不一定追求完整度,甚至刻意不追求所谓的正与大,一个草稿,一张残片,即是感情即时的最真实的载体。

一半交给天

日本有一个陶艺家,他的名字我忘了。他在烧造水指(日本茶道存取清水的容器)的时候,刻意对水指内部不施釉,水指口不封闭,让柴窑的灰烬油脂能落于水指内部,形成无法预知的窑变质感。他说,水指外部也许是光鲜的精确的,当你打开盖子向内取水的时候,会被内部的自然釉色肌理惊到,幽幽冥冥,如临一个深渊。

那个不受人控制的内部,常常是器物的灵魂。

为了“造”自然意趣,他将工艺一半交于人力,一半交于天。

三十块洗衣板桥

三年前在安吉,两个居民区之间一条溪滩,为了方便通行,两岸的居民自己凑钱在溪滩上造了三十块超大的水泥汀步,延绵到对岸。每个汀步50厘米宽,汀步间隔70厘米,正好一步,中间不影响流水。一到夏天的傍晚,这里会形成一条“洗衣街”,大约有20个汀步会被占领,成为洗衣台,汀步成为放洗衣用具的平台,汀步间的急流正好用于冲漂衣物,有人漂洗床单和竹席,用石头压住随溪流延展开,一排排,十分的好看。而汀步上用于防滑的卵石麻面,正好成就了“搓衣板”。

这是典型的“错用”,一半对,一半错。这个“错”是“容错”,是它的宽容度。自然,就是因为有足够的宽容度。他的特殊形式,激活了原本在此隐匿的一个世界。

“汀步洗衣街”并不起源于审美,起源于一个最自然不过的需求,一个不别扭的自然生发机制,是顺势而为,没那么费劲。

问题是,我们现在还有多少建筑与环境不是由“强审美”,“强观念”,“强意志”决定的呢?

旧物的延续

以前多有因为一个废址兴造一个园林的事,园子起源于一棵老树,一片池塘,一段堂基。是不是有一种可能,因为一套旧门窗,而引起一个建筑活动,而引发一个新建筑的不同。为了几块条石,而改变一个设计的初始想法?这里道出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兴造更多的是起源于观念与概念?还是物质与身体的一种自然延续。

门窗的延续,就出现了空间。条石的延续,就出现了庭园。

门窗几乎决定了房间,几块条石决定了庭院。

旧物的延续,体现了思维方式的自然延续,思考源自于万物,是事物的延展与相互关联。

我们现在的建筑学,是否可能容得下老材料与技艺?如何面对材料的循环?

这得问问我们的建筑学教育是否将“物性”作为他的源头。


 

张鹏举
内蒙古工业大学教授

 

自然而然的设计与建造

建筑设计的过程具体表现在对资源、气候、传统、经济、社会生活等的细微考量中,在设计策略层面又可归纳为:对待地域气候因素的理性策略;利用现有资源的综合手段;处理建筑本体问题的适宜方法;关注社会生活的积极行为以及从当地民间的传统建造方法中汲取生态智慧等等。实际上,每一个具体层面都强调策略产生的有根有据和非凭空性,这使得朴素的设计过程必然表现为一种自然而然的因果逻辑状态。

自然而然的设计状态,首先取决于建筑师的设计理念,其次对应于设计过程中采取的方法。因此,设计中的自然而然既是态度,也是策略。作为态度是对真实、平和、诚恳的认同,提倡一种理性的回归;作为策略则对应直接、在地、适宜,排除一切无中生有。换言之,自然而然的设计,是建筑师基于理性和诚实的态度,在应对建筑基本问题时所采取的以适宜和在地策略为特征的顺理成章的过程。

设计过程的自然而然某种程度是一种必然。

首先,自然而然是建筑“求真”“向善”的自然结果。“真”是建筑之真实性征;“善”是建筑之有益于人的品质;体现“真”和“善”的外在物象,引起人们关注并获得心理快感的属于“美”,有了“真”的开始,“善”的策略,“美”的结果就自然水到渠成,因此,建筑“真善美”的有机合一就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逻辑过程的结果。

其次,科技发展过程中始终伴随的人文复归,也指向自然而然的建造过程。建筑不应仅仅是借助科技手段简单抵御气候环境等复杂因素的产物,更不应成为随心所欲或炫耀的结果,相反,建筑师在设计中需要对科技发展和时代的浮躁保持冷静的思考和批判的态度,需要不断回归平实的精神家园,这也是绿色建筑观的基本指向,在这样时代背景下的建造活动,必然应是一种真实、平常和自然而然的过程。

同时,针对当前的建造现实,不论是应对环境、整合资源,还是营造场所、处理形态,普遍呈现如下的认识回归:从普世回归本土、从科技主义的狂热回归理性;从过度设计回归适度创造;从复杂回归简单;从炫技回归诚实。这些现实的召唤,也客观上倡导设计和建造过程的自然而然。

 


 

欢迎读者朋友们登录评论,积极分享观点,密切关注文章评论和动向。更多关于想法专辑请至 gooood Idea



发表评论

4 评论

  1. “虽由人作,宛自天开”

    “自然妙者为上,精工者次之。”

  2. 有人有“”“三十块洗衣板桥”的图片么

  3. 我认为设计中的自然在于尊重

您的浏览器已经过时! 不能正确阅览该网站。Your Browser is outdated to view this website!

请更新您的浏览器或更换 Chrome, Firefox, IE 11, 或 EDGE 以获得最佳浏览体验!Please update your website to the latest browser or switch to Chrome, Firefox, IE 11 or EDGE to get the best experience.现在更新浏览器 Update your browser now

×